乾隆 玉雕山水屋舍纹大山子摆件 

<< 清中期 铜鎏金白度母坐像

浏览数: 11

乾隆 矾红“三清诗”茶碗(官窑,《大清乾隆年制》款) >>

简介:  

有清一朝尤其是乾隆时期,对玉器管控甚严,和田玉的开采一度为皇家垄断,严禁私人开采贩卖。乾隆时期就发生过震动朝野的玉石大案,慧贤皇贵妃的侄子高朴就因私鬻玉石,使得乾隆皇帝大为震怒,乾隆最后不顾慧贤皇贵妃的面子,把高朴赐以死刑。而玉器之中玉山子是最为雅致的一类,历来备受藏家喜爱。上等的玉山子摆件以中国人最喜爱、最为推崇的美玉为材,通过工匠的巧思,以刀代笔,将充分表达人文情怀的山水画作以立体的方式,展现于世人面前。本场呈现的就是一件乾隆时期玉山子,且其尺寸极为硕大,甚为难觅;并且玉质较好,目前所见大的玉山子往往多见绺裂,但此件整体甚好,难能可贵,为同类山子中的珍品无疑。 此件玉山子形体敦厚典雅,用材厚重,玉质温润。采用双面工,随形巧雕,不破坏玉材本身的形状、质感,将精雕巧刻融入玉料本身的纹理形状之中。外壁局部有棕黄玉沁,尤具天然巧就的雅趣,更具自然生动。玉山子的两面纹饰迥异,一面以宫闱屋舍为主,一面则山水为主,凝聚工匠巧思。从宫闱屋舍画面看后方峰峦叠嶂,山石陡峭,苍松虬曲茂盛,前方出现三处宫闱,四周城墙笔直,内部屋舍排列整齐,而远山的衬托使得画面更为充实。右下角一条小船在河上飘动,与寂静的环境形成完美的动静搭配。另一面则是山石峻峭,工匠采用掏挖工艺在原本平面的玉料内开出多种层次,左侧浪花翻滚击打着右侧的山体,山体之上屋舍两座。更为精妙的就是右上角的小亭子,如果没有这座小亭子则显得右上角略空,而小亭子的塑造则巧妙解决了这一问题,可见工匠在每一处的处理都是经过严谨的构思。此件玉山子选材上等,整体布局疏朗有致,层次分明,随形施艺,在不破坏天然玉材美感的前提下施鬼斧神工,实有以自然之质再造自然的极高意趣,堪为乾隆朝治玉之典范。 另外需要重点说的就是此件玉山子的题材,与我们常见的高士、童子、罗汉等以人物或动物为主纹饰的不同,此件玉山子上不见人物,群山环抱之中的屋舍也不是寻常之家的小屋,而是城墙笔直的宫闱类建筑,可见并不寻常。古代宫殿肯定不会选在此处,往往选在地势开阔平坦之处。相反神仙大殿多建在名山之中。查阅相关资料,在明代《三才图会》的泰山图上我们可以看到后面群山耸立,前面有一处宫闱类建筑,其构图方式与本件玉山子较为契合,以资参考。故而此玉山子应该是以古代图册的名山大川为母本进行雕琢而成,它所表达的意义和雄浑气魄是普通人物类所不能比的,极为珍罕,意义重大。 古代采玉全靠人工,且有季节限制,和田玉的获得难如登天。而新疆严苛的自然环境和遥远的路程,都给采玉、运玉带来了天然的阻碍。尽管如此,这也没有影响中原地区统治者对和田玉的渴望。历史文献记载和出土文物证明,至少在3000年前,和田玉就被人类加工使用,并输入中原地区。《史记·大宛列传》中载有汉朝使节张骞的副使曾到和田,“究河源,河源出于阗,其山多玉石,采来,……”这是正史中对采玉活动最早的记载,但对那时的采玉方式及其制度,并无详述。至五代时期,高居诲在《行程记》中记述说:“每岁五六月,大水暴涨,则玉随流而下。玉之多寡由水之大小。七八月水退,乃可取。彼人谓之捞玉。”《新五代史·四夷附录》同样也有记载:“(于阗)东日白玉河,西日绿玉河,又西日乌玉河,三河皆有玉而色异。每岁秋水涸,国王捞玉于河,然后国人得捞玉。”说明这时的采玉活动多集中于河中采捞,农历八月以后,此时以至中秋,河水冰冷刺骨,可想其辛苦。据《太平御览》记载:“取玉最难,越三江五湖至昆仑之山,千人往百人返。”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因为那时路途极为艰险,可以说玉石是用生命换来的。 明代在和田的西邻叶尔羌(今莎车)出现了进山开采玉矿的生产活动。明万历三十—年(1603年)十—月,耶稣会传教士鄂本笃到达叶尔羌,耳闻目賭了叶尔羌、和田两地的采玉生产,留下了详细而可靠的记载。他说:“玉有两种,第一种最良,产和阗河中,距国都不远,泅水者入河捞之,与捞珠相同。……第二种品质不佳,自山中开出,大块则劈成片。宽约二爱耳(ells)。以后再磨小,俾易车载。……石山远距城市,地处僻乡,石璞坚硬,故采玉事业,不易为也。土人云,纵火烧,则石可疏松。采玉之权,国王亦售诸商人,售价甚高。租期之间,无商人允许,他人不得往采。工人往工作者,皆结队前往,携一年糇粮。盖于短期时间,不能来至都市也。”由此可见到了明代晚期,已经有大规模开采山料的活动,但所获得的山料品质不及籽料来得质佳。 在清乾隆二十四年之前,由于受到准噶尔部蒙古族达瓦齐以及回部大小和卓木叛乱的影响,新疆地区上好的玉料几乎都无法进入到统治中枢。为了平定此次叛乱,乾隆二十年(1755)和乾隆二十三、二十四年(1758、1759)先后出兵西域,进行过较大规模的战斗,最终取得了胜利。此后又在紫禁城午门上举行了盛大的献俘礼,并以此作为乾隆的“十全武功”被载入史册。在对新疆地区行使统治权之后,中西交通得以保障,而此后玉料得开采、运输与制作,就以法律形式为皇家垄断,质地优良的新疆和阗美玉沿着古代丝绸之路源源不断进入宫廷,并带动了清朝玉器最发达的时期。 清政府在控制了西域地区之后,对玉料的季节性开采作了规定。如在乾隆二十六年(1761)规定,每年春、秋两季在玉龙喀什河和喀拉喀什河采玉两次。这在乾隆所作关于“采玉”的御制诗中也有提到:“于田采玉春复秋,和田捞玉春秋贡。”此后又规定,所采玉石只准入官,不许在民间流通。而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慧贤皇贵妃之侄、叶尔羌办事大臣高朴因私采贩玉一案发生,震动朝野,乾隆大为震怒,高朴也因此被送上断头台。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小小一块儿玉在古人心中的分量之重。 而清朝玉器收藏中首推就是玉山子,它集工、料、艺术于一身,是收藏、欣赏的不二之选。遍观国内外拍卖市场,精品的玉山子成交价都不低。2011年北京瀚海拍出一件清中期青白玉山水人物诗文山子,成交价为500余万元。而其尺寸并不大,高为24cm,宽度较窄。2017年邦瀚斯出现一件十八世纪上半叶御制白玉巧雕仙童祝寿山子,其最终成交价近800万元港币,而其高度仅为11.3公分。而本件的尺寸远远大于两者,且双面雕和巧雕的技法与之相比毫不逊色。其题材珍罕,体量硕大,玉质上乘,是一件不可错过的乾隆玉雕山子重器!

年代:

清 - 乾隆

类型:

玉器 - 山子

标签:

山水 山水屋舍 

F D X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