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 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倭角花盆一对(官造,《大清乾隆年制》款) 

<< 清中期 铜泥金说法相菩萨坐像(官造)

浏览数: 25

雍正 斗彩佛八宝纹高足碗(官窑,《大清雍正年制》款) >>

简介:  

明清两朝珐琅器无疑是最耀眼的存在,它原料昂贵工艺繁缛,色彩瑰丽鎏金熠熠,彰显皇家无与伦比的尊贵奢华。乾隆皇帝甚至颁御旨“庶民弗得一窥”,足见其品级之高,庶民仰望之尤不可得。本场隆重呈现的就是乾隆朝皇家御制【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倭角花盆一对】,重胎厚金、掐丝工艺精细复杂,为我们展现乾隆朝掐丝珐琅工艺登峰造极的制作水准,级别至高无上,有着非凡的收藏价值。 铜胎掐丝珐琅就是大名鼎鼎的“景泰蓝”,为“燕京八绝”之一。元朝时传入国内,以其瑰丽的颜色和熠熠生辉的鎏金,备受历代帝王喜爱,成为元明清三朝宫廷器物的典型代表。古董行素有“十件官窑器,一件景泰蓝”之说。从近些年的国际拍卖市场来看,景泰蓝一直是市场认可的热门品种,价格稳步上涨,收藏价值巨大。 此件花盆呈四方形,敞口,窄方口沿,腹部自上而下收敛,四条边棱处作倭角造型,随形曲尺形足。整器为铜胎,光亮厚重,外壁施以掐丝珐琅,口沿下做如意垂花头,近底足处以蕉叶为题,整体图案填绘缠枝莲纹,底部无孔,应做套盆使用。内壁与内底露铜胎本色,外底部则与外壁图案相同,正中为铜鎏金刻“大清乾隆年制”三行六字楷书款,字体端庄隽秀,字口深峻。整器规整周正,体量较大,掐丝流畅精细,填釉准确饱满,釉色艳丽匀净,纹饰华贵典雅,尽显乾隆朝掐丝珐琅之精湛工艺,弥足珍贵。乾隆朝掐丝珐琅工艺登峰造极,形成“金光灿烂、厚重坚实”的特点,彰显了清代雄浑恢弘的盛世气象,宫廷用器多以之为用。本器即为清代宫廷盆景用器,深得皇家喜爱,制作精良,是同时期的典型器。 查阅目前能查到的清宫档案,在乾隆一朝的档案中可以有关掐丝珐琅花盆的记载,比如在《清宫内务府活计档案:乾隆六年各作成做活计清档 造办处活计库》记载“初七日催縂曾领弟来说首领開其里传旨‘九州清晏后殿陈设掐丝珐琅花盆一件’……”这里的“传旨”肯定是乾隆皇帝的圣旨,一件掐丝珐琅花盆能被皇帝下旨可见此类掐丝珐琅花盆在乾隆皇帝心中的分量。而且上面提到“九州清晏后殿陈设”,也指出这类掐丝珐琅花盆并不是一般的皇家场所所用,都是皇宫或皇家园林大殿中所用。因此以上种种都显示掐丝珐琅花盆在清宫皇家器物中的非凡地位。 在中国历史上铜器有两大高峰,一为商周青铜,昭示级别、敬天法祖,所以《周礼》记载“天子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大夫五鼎四簋,士三鼎二簋”;一为明清景泰蓝,工艺精美富丽堂皇,深藏宫门凡人莫能一见,彰显皇权的至高无上。直到 1840年国门打开,这种珍贵的艺术品才展现在世人面前,欧洲人为之倾倒,所以在法国卢浮宫、枫丹白露宫等这些世界级大博物馆中一直珍藏着景泰蓝。近些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走进了博物馆,以及由于以往历史原因,曾经流出皇宫的景泰蓝逐渐进入市场,让这种奢华宫廷器物进入了我们的视野。尤其是2015年法国枫丹白露宫被盗,其中就有一件来自中国圆明园的清朝掐丝珐琅麒麟,让世界尤为关注。 珐琅工艺发源于古地中海文明,长时间流行于欧洲;与中国结缘,始自“蒙古西征”。十三世纪蒙古远征军横扫欧亚大陆,从中亚地区带回大批手工匠人,输往后方。掐丝珐琅工艺的烧造技术和主要原料随工匠进入中国,在元末明初之际悄然生根。掐丝珐琅,又名“景泰蓝”,其做法是以细而薄的铜丝掐成各种图案,粘于铜胎之上,再根据图案设计要求填充各色珐琅釉料,入窑烘烧,重复多次,待器表覆盖珐琅釉至适当厚度,再经打磨、镀金而成。掐丝珐琅自元朝便从西亚阿拉伯地区传入中国,这种工艺带着伊斯兰教艺术繁复绵密、蟠曲虬结、极重线条和设色的装饰性特点,但一经传入中国,便与我国已有的金属制造工艺、镶嵌工艺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形成兼具实用性和观赏性的传统工艺美术品。而与一般工艺皆为官民共享不同,掐丝珐琅工艺,从元代传入一直到清代中期,这期间仅为宫廷服务,虽然有扬州、广州两地也为其生产,但所有制品要悉数上交。因此这一时期皆为为皇家所享用之物,具有很高的艺术和收藏价值。 譬如乾隆四十四年年终,乾隆皇帝设家宴宴请家人。按宫廷规矩,宫中平日膳食,即便是皇后,未经传旨也不能与皇帝同桌共食,唯有在逢年过节举办家宴时,家人才能共聚一堂进膳。此时宴桌上饮食用的餐具,因身份不同等级森严。这一年除夕,乾隆皇帝此时此刻马上跨入古稀之年,他自诩“古稀天子”“十全老人”,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因此这一年在乾清宫摆的家宴非常隆重,御桌上二、三路的冷荤食品均用掐丝珐琅碗盛装,四路干果及蜜饯果品则用珐琅盅盛放,五、六路冷膳和七、八路的热菜,一并用掐丝珐琅碗,另外,放在皇帝面前的小菜点心,也用掐丝珐琅碟盛放;然而陪宴桌上所有的餐具,包括皇后都只能采用银器及各色瓷器了。由此可见景泰蓝器皿在清宫中的崇高地位。 这一点在其他文献亦有记载。乾隆四十八年即1783年正月十五的《膳底档》有如下记载,当天的早膳和午膳中用器的规定,早膳采用五福画珐琅碗、五谷丰登画珐琅碗、珐琅葵花盒及金碗金盘等,而午膳皇帝御桌上的餐具均为掐丝珐琅碗、盘、碟,陪宴的则是用各色瓷器。午膳是正餐,由此显见,景泰蓝器皿在正式宴桌上的等级,其象征的地位远比瓷器甚至金银器尊贵。 由于此类铜胎掐丝珐琅制对盆,皆为宫廷仅造。手工制作难度极高,且成品率极低,因此在流通市场上亦不多见。目前能看到曾在佳士得香港2010年秋拍有藏家释出,成交价为近60万港币,随着这种技艺的认知逐渐得到人们的关注,类似的对盆在2015年北京保利春拍时,成交价达92万元人民币。但作为一种宫廷艺术,其价值潜力还有待进一步挖掘,望识之。

年代:

清 - 乾隆

类型:

None

标签:

缠枝莲 官造 大清乾隆年制 乾隆年制 

F D X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