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中期 黄花梨夔龙捧寿纹带屉长方印箱 

<< 明 铜鎏金金刚手菩萨立像(带刻文)

浏览数: 234

清早期 井田卧牛眉纹歙砚 >>

简介:  

中国有着丰富独特且历史悠久的印章文化,自春秋时期到现在,都是身份与威信的象征。所以古来帝王和文人雅士会精心为心爱的印章配以珍贵的印箱。印箱与一般黄花梨家具及文房器不同,它是为了储存特定物品的用具,所以往往制作规格极高,而且流传到现在的数量稀少。 此件印箱整体呈方形,造型规整大气。上掀盖设计,盖与箱体以子母口相合,子母口的制作线条爽利,一丝不苟,上下相扣严丝合缝。内部为古人放置印的空间;古人在箱内后侧故意留有一长方孔,而在箱体下部正前方置有一抽屉,这样在箱内的长方孔上安插销子后,则外侧抽屉就不能拉开,这样起到暗锁的功能。这样的设计既使外部构件不至于过于复杂,又起到一锁顶两用的效果,可谓匠心独运。箱身各边以及托泥拐角处均镶嵌有铜饰件,包括海棠形面叶、长条形合页都给人稳重、坚固的感觉;箱体两侧安有半月形提环,提环下方锲入菱方形铜钉,提手垂落处贴圆形铜垫片,以隔撞击。整器考虑周到,制作精巧,堪称清中期同类家具中的典范。这些铜饰件,因长时间的贮藏,表面已有厚实的包浆,而其在制作之初,色泽应灿若黄金,与黄花梨温润的色调形成对比。由于中国古代货币制度以计重制为主,而铜钱又是计重制货币最为基础的,为发展经济,甚至清雍正时期还下达过"禁铜令”,因此方箱上铜饰件的使用,在古代同样是财富的象征。 箱身三面及顶部浮雕夔龙纹,在纹饰布局上遵循对称原则,将中国对称审美的原则发挥到了极致。而从这纹饰样式来看,此时的夔龙身体呈弧形,且龙身并未与方正的拐子纹完全融合 ,龙身逐渐由圆变方,为乾隆以后方形拐子龙的出现打下基础,也被视作清代中期夔龙纹的一大特征。这样的纹饰方圆相济,让整体纹饰在规矩中倒显得多了一份灵动。盖箱顶面作为主题纹饰,正中位置为一变体"寿”字,周围有龙纹环绕,合在一起即是“团龙捧寿”。 此件印箱以黄花梨制成,黄花梨取材色泽统一,十分难得。黄花梨乃典型明清家具主要用材,由于其木质喧静得宜,肌理如行云流水,显隐莫测,香气泌人而历来备受明清文人、士大夫所爱。箱体底板使用铁力木,也是明清制作黄花梨家具的经典手法,俗称“铁力底”,两种材质相得益彰。 黄花梨作为明清两代最为优良的用材,开始也不叫黄花梨,古人多称其为花榈,或叫榈木。把“榈”写作"梨”是时人之误。自清代以后,花梨的写法日益普遍,似乎也没有更改回来的必要,但随着清中期后花榈告罄,解放前家具商为哄骗外国买主,以次充好的新花梨、老花梨出现,又迫使它改名为黄花梨,一直沿用至今。 黄花梨的使用在古代文献中就有记载,唐代中药学家陈藏器在《本草拾遗》中就有提到"花榈”,称其出安南及南海,用作床几,性坚好。宋代赵汝适在《诸蕃志·海南》条,把花梨列为该岛黎族的主要贸易商品之一。而明代曹昭的《格古要论》称它和降真香相似,亦有香,其花有鬼面者可爱。清刊本《琼州府志》的物产·木类的第一项既是花梨木,也说其与降真香相似,产黎山中。通过历代文献,可知古籍所讲的花榈或花梨均是黄花梨,主要产地在海南岛,有香味。 新中国建国初,由侯宽昭主编出版的《广州植物志》在书中对黄花梨的描述是:"海南岛特产,……为森林植物,喜生于山谷阴湿之地,木材颇佳,边材色淡,质路疏松,心材色红褐,坚硬,纹理精致美丽,适于雕刻和家具之用。……惜生长迟缓,不合一般需求。本植物海南原称花梨木,但此名与广州木材商所称为花梨木的另一种植物混淆,故新拟名以别之。" 据《中国木材志》载:"当地黎族同胞过去习惯将木材截成50厘米长的木段,削去边材,即成降香或降香木,由国家论斤收购,出口东南亚,供制佛香之用。" 如前文所述,黄花梨的生长异常缓慢,这种缓慢,有时甚至是难以用肉眼察觉的。因为树木的主干其实是由树皮、形成层、木质部和髓四个主要部分组成。因此树木在幼年生长时,增长的主要是形成层。 其中形成层,就是我们在硬木玩家口中说的白皮,这部分虽然结构也较为细腻,但颜色较为浅淡,不具有黄花梨温暖而不艳丽的色彩特性,因此在使用时,大家基本只取黄花梨树的木质部为材,称之为芯料。又因树髓部常有开裂现象,在制作时又会将其挖去,同时也为木头收胀留出了空间,这就是古代笔筒底部挖脐的原因,所余材料就是文玩中常说的二膘料。而在形成层向木质部转化的过程,对于一般软木材质色泽差异不明显,生长又十分迅速,因此不易被察觉。而黄花梨能够成为可被利用之材,时间都在百年以上,乃至数百年,这期间他们除了要躲过战乱、过早的砍伐,同时还要抵御每年数次台风的侵扰,能成材者亦如彩票头奖,即便树木长得足够粗壮,白皮却还没来得及转变为芯料,就会出现网友戏称的"黄花梨牙签料”的悲剧,这个转变则经过数百年之久。 中国明清黄花梨家具,以其明快的色泽、巧妙的构思和精湛的雕工,在世界范围内备受喜爱和推崇,且经年不衰,通过拍卖来看也是逐年水涨船高,一来中国古代黄花梨家具优美的造型线条与精湛的制作工艺,在世界家具史上独树一帜;二来本身的稀缺性和实用性并兼很好的装饰性,使它为越来越多藏家青睐。 此件印箱设计精巧,造型罕见,我们可与2020年北京保利的一件全身光素的清早期黄花梨平顶官皮箱作对比,两者皆黄花梨质,造型方正,而北京保利的以172万的价格成交。那么本场拍卖的黄花梨印箱更以灵活的雕工和巧妙地设计取胜,且为古人盛放印玺这等特殊物品的盛具,其存世量稀罕程度可见一斑。敬请诸位买家不可错过。

年代:

清 - 中期

类型:

None

标签:

黄花梨 

F D X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