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 铜鎏金文殊菩萨立像(《大明永乐年施》款) 

<< 康熙 青花矾红描金花卉纹盘(花押款)

浏览数: 16

明中期 铜胎掐丝珐琅莲托八宝纹贲巴壶(官造) >>

简介:  

文殊菩萨为释迦牟尼左胁侍,在佛教尊神中地位甚为殊胜,常高居显宗八大菩萨的首席尊神之位,深受人们喜爱。本场隆重呈现一尊极为珍罕的明铜鎏金文殊菩萨立像。在所知的明朝文殊菩萨中常见以坐姿居多,而本场这件呈现立姿,极其少见。另外通过图片不难看出这尊文殊菩萨铸造极其精美,周身装饰极为华丽,令人叹为观止。 有明一朝造像首推者为永乐、宣德两朝宫廷造像,在国内外拍卖市场都是名品的存在,价格往往百万、千万甚至亿元行列。本场这尊文殊菩萨立像从其周身繁缛而精美细腻的装饰与莲瓣特征看,带有明显的永乐宫廷造像意味,台面之上刻有“大明永乐年施”款。严谨考虑,此尊当是明朝慕古永乐宫廷造像的经典之作,永乐宫廷风格气韵十足。存世罕见,可堪宝之! 此尊文殊菩萨像优雅端庄,姿态优美,面观之给人扑面而来的神圣之感。文殊通体鎏金,面颈部泥金彩绘,状态保存较好,可见在流传中备受之前善护。头戴五花叶宝冠,冠饰精美,雕铸立体;缯带于耳际呈“U”形翻卷,动感十足;盘发束高髻,半莲花顶严。文殊面相方阔,弯眉高挑,双目修长呈半颌状,似在俯视芸芸众生,呈现悲天悯人之相;慈眉善目,神态优雅;双目戴联珠式耳珰。文殊上身袒露,宽肩细腰,姿态婀娜。肩披帔帛,帔帛绕双臂于体侧自然垂落,带梢翻卷细腻,褶皱自然,极为写实。文殊胸前戴有联珠式璎珞项链和联珠式长链,手脚钏镯俱全,风格统一,装饰华美。双手于胸前相交结说法印,两手各捻一枝莲茎,莲茎顺臂而上于肩部开敷,莲花之上各托宝剑与经箧,这也是文殊菩萨的典型标志。文殊菩萨的智慧之剑,可斩去心中的烦恼,而经箧代表无穷的智慧,进而断绝烦恼、心生菩提,并最终修得佛果。下穿绸裙,腰系宝带,下身装饰璎珞与项链风格一致,这在永乐宫廷造像中常见的经典装饰,使造像更为雍容华贵。文殊臀部左靠,肩部右倾,身体呈三折枝式冼足立于仰俯莲花宝座之上,身姿婀娜,曲线优美。台面上自左至右刻有“大明永乐年施”六字楷书款,款识錾刻工整有力,此种书法也是永乐宫廷造像上所常见的特殊方式。莲座上窄下宽,上下缘围刻一周联珠纹;莲瓣细长而饱满,上下对称排列,布局规整有序;内层瓣尖勾翘,外层瓣尖上浮雕卷草纹,这也是永乐宫廷造像典型的莲瓣特征。原装砍削式封底,封板包浆熟旧自然,封板中心錾刻精美的十字金刚杵纹,极为殊胜,象征不为邪魔所侵。此尊文殊菩萨造像在铸造上堪称精美绝伦,且体量高大,但塑造精准,姿态优美,把造像的神圣庄严与女性的柔美达到巧妙的融合。 同种风格的文殊立像极其罕见,我们可以参照现藏青海省博物馆的一尊明代永乐时期的铜鎏金观音像,为明代永乐宫廷赏赐青海乐都瞿昙寺之物。两者在菩萨的璎珞装饰等细节处都保持着永乐宫廷的典型风格;两者的莲瓣虽然不同,但都是永乐时期典型的两种莲瓣,本场这尊的莲瓣细长饱满,这与下图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的永乐铜鎏金文殊菩萨像的莲瓣极为相似,因此从以上种种分析本场这件当是明朝摹古永乐宫廷风格造像之精品。 文殊菩萨,又称“文殊师利”、“曼殊室利” 意为“妙德”“妙吉祥”,显密各宗有不同的文殊菩萨法相,共计数十种之多。按照“智、行、悲、愿”的排序,文殊菩萨应是民间所认为的四大菩萨之首,特别是在般若经典盛行的大乘早期,文殊菩萨在佛教尊神地位中更为殊胜,经常高居显宗八大菩萨的首席尊神之位。文殊象征般若智能,作为释迦牟尼佛的左胁侍,专司智慧,与司“行”的右胁侍普贤菩萨并称。 所谓菩萨,是菩提萨埵的简称,意译为“道心众生”、“有情觉者”。因其上求菩提,下化众生,而为世人所推崇,按《菩萨璎珞本业经》种说法,菩萨共有五十二阶位,包括: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而第五十二阶位,妙觉菩萨,可以等同于佛果位。而向文殊、普贤以及观音,皆证得五十一阶,为等觉菩萨位。故已断烦恼结,于生死轮回自在、具救度众生能力者,因此发“智、行、悲”诸愿,以救渡众生。 有关文殊菩萨众多事迹中,最为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故事,应是《维摩诘所说经》中“文殊师利问疾品第五”两人辩经的过程。由此提出了对“不二法门”的探究。 以此为蓝本,古代的画家也创作了大量的宗教题材绘画,其中今北京故宫博物院传为李公麟所绘(一说是金代画家马云卿所绘)《维摩演教图》卷,即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幅,画中描绘的是装病在家的维摩诘向奉佛祖释迦牟尼之命前来探病的文殊菩萨宣讲大乘教义的场面。全图意在表现维摩诘所具有的高深机智及其对佛教教义的巧思善辩。画中维摩诘坐于锦榻之上,精神矍铄地谈论教义,对面的文殊菩萨脚踩莲花,双手合十,对维摩诘的说法心悦诚服。维摩见此当即指出佛教应该视万物皆空的教义实质。 但如李公麟的绘画,其本质更多的还是停留在对经文和教理的阐述与解读,以及侧重于对维摩诘的刻画。甚至为了彰显自身智慧,乾隆皇帝还曾COSPLAY过维摩诘居士。殊不知在民间,人们对文殊则有更多的偏爱,将不二法门的开启,交予文殊菩萨。 如盛唐时期敦煌莫高窟第103窟东壁壁画中《维摩诘经变》的场景,图中维摩诘手拿麈尾,身体微微前倾,双眉凝结,双目炯炯有神,须发奋张,宛如一位充满智慧的老者正在感受激辩的快感,而文殊菩萨则显得平静沉稳,胸有成竹,伸出二指,提出了“不二法门”的存在,二人之间,一静一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而将文殊智慧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 此类永乐宫廷和明朝摹古永乐宫廷的造像都极其罕见,我们可以通过2017年保利香港拍卖的一尊明永乐铜鎏金文殊菩萨做对比参考,保利香港的那尊尺寸并不高,不足20公分,最终以1400余万港币的天价成交。其繁缛精美的璎珞装饰与细长的莲瓣特征与本场这件极为相似。相比较而言本场这尊体量更大,且为少见立像,同等情况下立像无论是成本还是塑造难度上都要比坐像更胜一筹,故而本场这尊摹古永乐造像为极其珍罕难得,具有极大的陈设供奉与收藏价值,实力藏家可恭请宝之!

年代:

类型:

造像

标签:

铜鎏金 大明永乐年施 

F D X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