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德 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纹钵式炉(官造,十字金刚杵款) 

<< 当代 玉绞绳纹龙形珮

浏览数: 15

当代 海南黄花梨手串 >>

简介:

铜胎掐丝珐琅就是大名鼎鼎的景泰蓝,为“燕京八绝”之一。它于元朝传入中国,历元明清三朝深受帝王喜爱,成为宫廷器物的典型代表。但由于宣德仅历十载,宣德一朝景泰蓝极其罕见。在近十年的拍卖市场上宣德朝景泰蓝都是重器出现,且成交价格高昂,市场认可度极高! 此钵造型凝重典雅,色泽耀眼夺目。器型看似简单,但制作实属不易。我们知道铜是有应力的且难以消除,铜胎掐丝珐琅制作方器相对容易,但制作圆器就要克服应力问题故而制作较为困难;并且在烧造时由于高温影响很容易出现变形,使得成品率很低,从工艺角度来看此钵已难能可贵。钵呈敛口、溜肩、鼓腹、圈足,器身外以掐丝珐琅为饰。口沿鎏金,彰显皇家之奢华;近口沿处以红色珐琅为地,上面掐丝卷草纹,工匠分别以白、黄、蓝等色来表现不同的叶子,色彩悦目;腹部以蓝色珐琅为主色调,掐丝缠枝莲纹,莲茎勾连缠绕,动感十足,这也是明代早期颇为流行的纹饰题材;对于莲花的表现,工匠采用异色分层法,利用不同的颜色来表现花瓣,使花瓣看似平面制成,但层次丰富,呈现很强的立体感。底部装饰一周莲瓣纹,外层莲瓣扁平宽大,内层露出瓣尖,工匠也是用黄、红、白等不同颜色珐琅填色,色彩纷呈、明亮华丽。圈足鎏金,足底錾刻十字金刚杵纹,纹饰流畅,錾工犀利,极为殊胜。 有明一朝为了维护西藏安定,历朝皇帝对藏传佛教都甚为推崇。根据明朝档案记载此一时期皇帝诏命能工巧匠制作佛像,并且制作各类材质的佛前供器,或用于宫廷佛教仪式上使用或作为赏赐西藏喇嘛高僧。宣德皇帝对于藏传佛教也极为尊崇,在位短短十年间多有崇佛之举。如宣德二年(公元1427年)四月辛酉,“遣太监侯显赍敕往乌斯藏等处谕帕木竹巴灌顶国师、阐化王吉剌思八监藏巴里藏卜、必里工瓦阐教王领真巴吉监藏、灵藏赞善王喃葛监藏、尼八剌国王沙地新葛,地涌塔王子可般、辅教王喃葛列思巴罗葛啰监藏巴藏卜等,各赐之绒锦、纻丝有差。”明朝共封藏地“三大法王”,其中大宝法王、大乘法王都是明成祖朱棣在南京所封,而大慈法王释迦也失则封于宣德九年。 钵者常为比丘尼云游化缘使用,比丘尼云游常带“三衣一钵”,后来功能延伸也往往做盛净水或者燃香使用,如钵式炉。此外莲花也往往是佛教的象征。佛经中说:释迦降生之前,皇宫御苑中曾出现了八种瑞相,百鸟群集,鸣声相和悦耳,四季花卉一同盛开,尤为奇异的是,在宫内的大池塘中突然长出一朵大如车轮的白莲花,白莲长出之时恰是释迦降生人间。释尊诞生后,他走了七步,每走一步,脚底就出现一朵莲花。故而莲花在佛教相关的器物上能经常看到。比如西藏博物馆的一件掐丝珐琅僧帽壶,“僧帽壶”就是由于这种器物口沿像藏传僧侣的帽子而得名,明显与佛教相关;僧帽壶上就有大量的莲花纹。因此此类器物应该是宣德皇帝赏赐给萨迦派上师(大乘法王)的宝物或留作宫廷、皇家寺院所用之佛教供器。 此外从莲花的绘画上看,我们可以与现藏首都博物馆的一件宣德青花缠枝莲罐上的纹饰做对比。两者莲茎的缠绕方式与叶子的翻卷几乎一致。另外莲瓣的表现手法也格外相似。青花罐上的莲瓣并不是简单的平涂,而是中间留白线塑造出莲瓣的阴阳向背的立体效果;而掐丝珐琅钵上的莲瓣也不是单色呈现,以中间的铜丝为界,两边填充不同颜色的珐琅来表现莲瓣的层次和立体感。两者虽是材质不同,但莲瓣的表现方式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拍卖市场上,宣德掐丝珐琅器物一直为藏家所重。2014年北京保利拍出一件宣德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纹三足炉,最终以552万元的价格。2000年佳士得拍卖行出现一件直径仅12.5公分的宣德掐丝珐琅番莲花卉盖盒,最终以近千万的高价成交。依此对比足见宣德掐丝珐琅器物的珍贵。这件宣德铜胎掐丝珐琅钵,纹饰画法与首都博物馆的宣德御窑青花罐可相呼应,做工精致繁密,典雅富贵而现宗教神圣之性,宫廷气息十足,为宣德朝掐丝珐琅之重器!请诸位买家格外重视,不可错过。 可参考: 1、大明宣宗章皇帝画像 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2、宣德 铜胎掐丝珐琅番莲纹僧帽壶 西藏博物馆藏。 3、宣德青花缠枝莲纹罐 首都博物馆藏。 4、明宣德 御制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纹双象耳三足炉北京保利2014-12-04成交价(人民币)5,520,000元。 5、明宣德 御制掐丝珐琅番莲花卉盖盒佳士得2000-10-31成交价(港币)9,945,000元。

年代:

None

类型:

铜器 - 香炉

标签:

缠枝莲 官造 

F D X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