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 铜鎏金宗喀巴“师徒三尊”坐像一组 

<< 康熙 茄皮紫釉暗刻团螭纹太白尊(官窑,《大清康熙年制》款)

浏览数: 24

当代 玉鸭首带钩 >>

简介:  

宗喀巴在藏传佛教中地位殊胜,被尊为“第二佛陀”和文殊菩萨的化身,故而其造像备受喜爱,恭请甚多。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在宗喀巴造像中存在“师徒三尊”像,即宗喀巴与其弟子贾曹杰·达玛仁钦和克主杰·格列白桑的组像。宗喀巴师徒三尊一并出现的画像/唐卡较为多见,然而师徒三尊一套的造像就极为罕见了。本场就为大家呈现的是宗喀巴师徒三尊的造像,这也是我们首次上拍,遍查国内外拍卖市场上师徒三尊的造像都难得一见,故而是次拍品弥足珍贵,请买家格外关注! 此造像一组三尊,居中者为宗喀巴,他倡导宗教改革,创建格鲁派;分坐两边者为宗喀巴的两位弟子:一位是宗喀巴首席大弟子贾曹杰,继承宗喀巴法位,为第一任甘丹赤巴;另一位名为克主杰,继第二任甘丹寺赤巴,后被追认为一世班禅。师徒三人在创建格鲁派的过程中,起了奠定基础的作用。因此,藏族宗教界把三人合称为“师徒三尊”。此像表现的就是一尊标准的宗喀巴大师像。宗喀巴通体鎏金,面颈部泥金彩绘。头戴尖顶僧帽,又称桃形尖帽,后来成为格鲁派僧人共同的形象标志;它与噶当派僧人所戴班智达帽颇为相似,体现了宗喀巴大师对噶当派的忠实继承。面相饱满圆润,慈眉善目,显示了大师福德和智能的圆满。身着交领式坎肩、僧裙和袒右肩福田袈裟,衣纹自然写实,充溢着浓郁的自然主义艺术气息。双手当胸结说法印,双手各持莲茎一枝,莲茎顺臂而上于肩头开敷;左肩花上奉置经书,右肩花上安立宝剑,经书和宝剑是文殊菩萨形象的重要标识,皆有深刻的寓意,利剑表示可以斩杀一切烦恼之贼,经书表示智慧渊博如大海。宗喀巴形象具有文殊菩萨的形象标识,标明他是文殊菩萨的化身。宗喀巴双腿结全跏趺坐于莲花宝座上,姿态端庄,威仪四方。莲座造型宽大,上下缘饰有连珠纹,莲瓣饱满,上下对称排列,规整有序;外层瓣尖勾翘、内层瓣尖浮雕卷草纹。莲座下神圣的装藏保存完好,具有极大的宗教加持力量。封板中心饰十字金刚杵纹,用以保护装藏不受邪魔外道的侵袭,殊胜无比。 贾曹杰和克主杰两位弟子皆通体鎏金、面颈部泥金彩绘。他们头戴与宗喀巴一样的桃形尖帽,标志他们格鲁派的身份。双目和煦,面带微笑,呈现慈悲之相。上身皆着交领式坎肩和福田式袈裟。右手结说法印,左手托经书;双腿结全跏趺坐于仰俯莲座之上。莲座上下缘饰联珠纹,中间装饰仰俯莲瓣,莲瓣排列规整,上下莲瓣雕铸格外有特点;仰莲瓣外层瓣尖勾翘,内层瓣尖铸卷草纹;而俯莲瓣的内外层莲瓣均做勾翘,这在金铜造像的莲瓣装饰上极为少见,应该是工匠刻意为之。底部带原始封板,封板包浆熟旧,中心饰十字金刚杵纹。从封板与纹饰来看与宗喀巴的基本一致,可知三者为一组无疑。根据目前能查阅到的资料显示,宗喀巴师徒三尊出现在唐卡上居多,而在金铜造像上甚为罕见。能恭请一套完整的师徒三尊造像也成为了藏家梦寐以求之物。 宗喀巴(1357--1419年),藏传佛教(俗称喇嘛教)格鲁派(俗称黄教)创始人。本名“罗桑扎巴”,生于青海湟中,藏语称湟中一带为“宗喀”,故被尊称为宗喀巴。“格鲁”意为“善规”。宗喀巴学习圆满,即改戴黄帽,弟子们后也就随着戴黄帽,形成黄帽派,所以又称格鲁派为“黄帽派”、“黄教”。宗喀巴幼年时于萨迦派寺庙夏琼寺出家,依止顿珠仁钦学习显密教法。1373年前往卫藏学法,广泛参访前后藏噶当、萨迦﹑噶举﹑夏鲁等各派高僧,遍学藏传佛教各派显密教法。1400至1409年期间,他针对当时西藏佛教僧纪废弛,修持伪滥,实施大胆改革措施。僧人不许结婚,禁止邪淫,废除欢喜法,戒杀生,禁饮酒,断绝世俗交往等等;于修学上强调显密并重,先显后密。44岁时撰写成《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后又于49岁时写成《密宗道次第广论》,为其教派创立奠定了重要理论基础。1409 年藏历正月在拉萨大昭寺发起祈愿大法会,法会后又在拉萨东北旺古尔山建立甘丹寺,此两项法事活动的圆满完成标志着格鲁派的正式建立。此后不久,其弟子又于拉萨和日喀则建哲蚌寺、色拉寺和扎什伦布寺。其中他最小的弟子根敦朱巴,被蒙古土默特部首领俺答汗追认为第一世达赖喇嘛。他的另一位弟子克主杰,也被后来的清政府追授为一世班禅。为格鲁派此后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基于宗喀巴的伟大功绩,藏族人民普遍尊他为“第二佛陀”和文殊菩萨的化身。 宗喀巴的弟子贾曹杰最初在萨迦派出家,亲近仁达瓦等诸大善知识,学习经论。他是仁达瓦七大弟子中最善辩论的一位高足,曾游历前后藏的各大道场,依十部大论立宗答辩,初闻宗喀巴种种功德,颇不以为然。丁丑年夏,适逢宗喀巴在聂地饶种寺安居,他为跟大师辩论法义,因此特地来到聂地。达玛仁勤到达饶种寺时,大师正为大众讲经。他因急欲寻找辩论的间隙,所以故意不摘帽,趾高气扬,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大师见达玛仁勤如此狂傲,很谦虚地让出最高法座,坐在较低的位置上继续讲经。此时,达玛仁勤竟旁若无人,妄自升上高座,然而他渐次听闻大师所讲法义时,觉得句句鞭辟入里,皆是前人所未发之精辟见解,因此对大师勃然生起无比的敬信之心,遂连忙摘下帽子,降坐于听众席上,恭敬聆听,并且发誓永做大师的随身弟子。此后12年,达玛仁勤跟随大师学习一切显密法义,成为大师的上首弟子。大师圆寂后,绍续大师法位,故被尊称为“贾曹杰”(“贾曹”为“绍续圣法”之意,“杰”为“尊贵”之意)。 克主杰为历代转世班禅喇嘛的第一世。最初在萨迦派出家,先后亲近结尊仁达瓦和大阿黎达玛仁勤,也曾立十部难论之宗。1407年,宗喀巴住今之色拉寺时,克主杰带着仁达瓦的介绍信,特来拜谒大师。在晋谒的前一天晚上,克主杰梦见自己迷失在四周很黑暗的地方,内心惶恐,无所适从。猛然东方现出亮光,在由100把剑组成的剑轮中间,有五彩霞光明网,网中有红黄色文殊菩萨,结跏趺坐,相好殊妙,清净威严,有如16岁的童子。菩萨身上严饰无量珍宝,右手握剑,左手拿一支乌巴拉花,花上有梵箧和智慧镜。菩萨看到克主杰,发出会心的微笑,然后慢慢飘过来,摄入他的身中。此时,太阳骤然放出万丈光芒,黑暗全部消尽,光明遍照十方,充满整个宇宙。第二天谒见时,克主杰一见到大师,立刻生起无比信敬与欢喜。于是提出论中最难的问题,并说出自己的见解和未解决的困难等,殷重至诚的请问大师。大师亦深生欢喜,一一详与解答。克主杰听完大师教诲后,又将昨夜的梦兆禀白大师。大师说:“你能见上师,和本尊毫无差别,这是非常可贵的。由此梦兆,足以证明你是修学密乘的上上根基,你应该高兴啊!”大师接着又说:“你见我是文殊菩萨,并没看错,事实就是这样。然而这唯有宿缘深厚,又具足清净与深信之心的人,才能办得到;如果是一般人,他是看不出来的。你的梦兆,表示你以后将大力弘扬佛法,以无垢智慧,消除众生的愚昧,使无量无数的众生,安然渡过生死苦海。”当天,大师为克主杰传授大威德金刚灌顶。自此以后,克主杰就专以此为不共本尊了。这是宗喀巴大师“唯一内心之爱子”克主杰第一次谒见宗喀巴的真实故事。贾曹杰和克主杰次第住持嘎登寺,绍继宗喀巴大师法位,奠定了格鲁派的黄教基础,是宗喀巴弟子中弘扬大师教法最杰出的两位喇嘛。因此,他们三人被后人称为“宗喀巴大师三父子”,他们的塑像被称为“师徒三尊”。 目前在拍卖市场上以宗喀巴师徒三尊的唐卡等画像类艺术品居多,而造像类极为珍罕。在2020年保利厦门拍出一组宗喀巴大师主尊与弟子像,其成交价为100余万元。其实相对于轻松过百万甚至数百万的单尊宗喀巴造像而言,此类完整成组的“师徒三尊”更为稀少,收藏价值更大。本场三尊一套,气势恢宏;铸造工艺精美,完整传世,格外珍贵,实力买家宜于恭请供藏!

年代:

类型:

造像

标签:

铜鎏金 

F D X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