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 松石绿地粉彩描金缠枝莲“囍”折沿洗(官窑,《大清道光年制》款) 

<< 嘉庆 黄地暗刻双龙赶珠纹碗一对(官窑,《大清嘉庆年制》款)

浏览数: 46

乾隆 铜胎掐丝珐琅螭龙穿莲纹朝冠耳三足炉(官造,《乾隆年制·仁》款) >>

简介:  

本场隆重呈现的是一件道光官窑器【松石绿地粉彩描金缠枝莲“囍”折沿洗】,此器尺寸硕大,纹饰布局繁缛,描绘精致,颜色配比亮丽,颇具乾隆遗风。整器富丽奢华、堂皇夺目,无论是器型还是风格都与常见的大运瓷不同;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有同种风格的器物,但均数量稀少,故而推测可能为道光皇帝御贡之物。诚为稀珍。 此件折沿洗造型周正端庄,纹饰繁复,色彩瑰丽,富贵逼人。洗敞口、折沿,斜直腹,下置圈足,胎质洁白细腻,淘洗精炼;修足干净利落,一丝不苟,彰显官窑瓷器精细的制作水准。洗内外施松石绿釉,上以粉彩绘就。洗外壁绘数组折枝花卉纹,枝蔓柔美,设色娇妍华美;自口沿至底部,以描金线分为三部分;口沿为莲纹、内壁绘缠枝莲纹,搭配蝙蝠和描金“囍”,寓意福喜连绵不断;底部以描金寿字为中心,外绘缠枝莲纹及描金“囍”,富有强烈浓郁的宫廷喜庆色彩。洗圈足内施松石绿釉,居中留白以矾红书“大清道光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书写规整、笔道稳健,为道光官款典型写法。款外可见四个支钉痕,因其尺寸硕大,为防止烧造时出现塌底情况而在底部做支撑点,此种烧造方式极为讲究,展现景德镇御窑厂工匠精湛的制作手艺。此洗构图繁缛、装饰细腻丰富,华丽的颜色与描金相得益彰,彰显皇家富丽堂皇的至尊品质,其绘画功底与艺术品位可比肩乾隆御窑,当属道光官窑之上品。 同种华丽繁缛风格的折沿洗,目前所查到的在北京保利拍卖过一件清乾隆松石绿地粉彩福寿双喜大折沿洗,两者的纹饰风格布局很相似,北京保利那件最终成交价在十年前已达170余万元。而道光本朝的则是极其珍罕,目前尚未见同风格纹饰的道光朝折沿洗。 在很多人的认知中,都觉得道光皇帝崇尚节俭,追求素雅清新。道光二年五月十五日内务府向九江关下发道光皇帝的谕旨:“九江关所进瓷器颜色、花样均属不佳,着寄信九江关监督,嗣后呈进磁器素色着仿古用粉窑、哥窑,及青花白地者、其彩色着用霁红色并五彩花样者【不得过艳】,其洋彩及鼓出花样之件着无庸呈进。”虽然档案对此有明确记载,但是在实行中,事实并非按照道光皇帝的意旨办理,根据目前清宫留存下来的道光器物不难发现道光朝也存在施彩富丽浓艳之作。 比如北京故宫珍藏的上图两件器物【清道光绿地粉彩喜字缠枝莲纹盖罐】与【清道光黄地绿地粉彩缠枝莲纹双联瓶】,可明显看到纹饰绘画繁缛,施彩浓艳。这两件器物的纹饰缠枝莲与“囍”的装饰,与本场拍卖的这件折沿洗也极其相似。这就非常充分验证本场这件器物为何带有明显的乾隆遗风,实为道光朝罕见之官窑大作。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我们都知道,道光皇帝虽向来以节俭自居,堂堂皇帝常穿打了补丁的衣服。但是道光皇帝在自己的慕陵却花了440万两白银;好大喜功的乾隆裕陵才花了178万两白银,即使是清朝最奢靡的慈禧太后定东陵也花了不过227万两白银。道光的陵墓花费基本是乾隆与慈禧太后的总和。其奢华之程度令人咂舌,确实耐人寻味。 有清一朝的官窑瓷器可分为两大类:大运瓷与御贡瓷器。大运瓷的烧造在康熙时期就有,基本在后世如雍正、乾隆、嘉庆、道光,有的甚至到宣统都在烧;在烧造质量上这类大运瓷制作相对较粗,比如道光四年道光皇帝下旨中说道“大运瓷器,今年以来【甚属粗制】”。并且大运瓷往往尺寸、纹饰、器型固定化、程序化,比如我们熟知的【青花缠枝莲纹盘】,就是康熙至宣统都在烧的大运瓷的其中一种。这类大运瓷往往为满足清宫日常需要,故基本每年都会烧造。再就是御贡瓷,这类顶级瓷器往往是专门烧造出来贡皇帝御用的器物,其纹饰和器型与大运瓷不同,而是加以创新精心制作而成,其数量稀少、质量之精为清朝官窑之精华所在。 查阅历年来的拍卖市场,同类纹饰且装饰繁缛的道光官窑器成交价都不菲。2011年北京保利拍卖一件道光松石绿地粉彩加金双喜宝相花茶壶,成交价达253万元。同年11月份中国嘉德拍出一件清道光松石绿地粉彩缠枝莲福寿纹折沿盘,成交价达230万元。从这个成交价就已经看出市场是极度认可这类奢华风格的道光官窑器的,它风格与常见的清新淡丽不同,当是道光朝御窑厂少量的御贡之物。本场这件【道光 松石绿地粉彩描金缠枝莲“囍”折沿洗】与上述两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正是道光朝华丽浓艳官窑彩瓷的代表作,也是康乾盛世最后的遗续了!如此之重器,当格外珍之,不可错过!

年代:

清 - 道光

类型:

None

标签:

粉彩 描金 官窑 缠枝莲 松石绿地 松石绿 绿地 大清道光年制 

F D X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