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中期 铜鎏金金刚总持坐像(带刻文) 

<< 道光 白地轧道粉彩描金八仙人物纹仰钟式杯一套(8件,《嶰竹主人造》款)

浏览数: 108

当代 海南黄花梨手串 >>

简介:  

金刚总持是藏传佛教崇奉的最高尊神,有一种观点认为金刚总持就是本初佛,即最原始的佛陀,所以在藏传佛教中享有无与伦比的至尊地位。在历年的国际大拍上凡是有金刚总持必定引来特别关注。本场这尊【清中期铜鎏金金刚总持坐像】体量高大,高达60公分,就如此体量完全比肩馆藏重器。本尊金刚总持重胎厚金,外部镶嵌各色材料(材质与年代不做探讨,下同)尽显华丽夺目;金刚总持姿态优美,虽俯视静坐,但给人以无比伦比的气场和震撼的视觉效果。如此高大且铸造如此精湛的造像重器,近些年难得一见,原应为大型寺庙所供奉,品级较高。 本尊金刚总持造型端庄典雅,他虽证得佛果,但所见常以菩萨之姿示现,这一点在佛教中是较为特殊的一位。金刚总持以精铜铸造而成,通体鎏金,面颈部泥金彩绘,通过不同的施金方式让衣服更为鲜艳华丽,面颈部肌肤更具写实效果。整体施金保存较好,可见在流传中受藏家格外呵护。金刚总持头戴浮雕式花叶宝冠,冠饰雕铸精美异常;冠箍较宽,上面錾刻几何纹;卷曲际发在冠额露出。缯带于耳际呈“U”形翻卷。绀青发束高髻,发丝呈流水形清晰可见;发髻编织方式繁而不乱,仿若真实的手工编织而成一般。金刚总持面相方阔,宽额丰颐,额心现凸起的长条形白毫;弯眉高挑,双目低垂似在俯视芸芸众生,慈眉善目,观之让人静心。双耳戴十字形花形耳铛。颈部蚕节纹明显,脖戴联珠纹花叶项链。金刚总持上身袒露,躯体壮硕,肌肉强健有力,体态优美舒展。肩部披帔帛,绕双臂自由向上飘扬。手脚钏镯风格统一;一条联珠纹圣索自左肩斜披至右胯。金刚总持双手分执金刚杵与金刚铃,于胸前交叉结金刚吽迦罗印,这也是金刚总持最具代表性的姿势。铃杵组合象征慈悲与智慧的结合,代表密教修行的最高成就和境界,充分表现了金刚持在藏传佛教中的至尊地位和悲智双圆的宗教特质。 金刚总持腰系宝带,腰带装饰华丽,带梢自然铺于台面。双腿结全跏趺坐于仰俯莲花宝座之上,莲座宽大挺拔,厚重沉稳。上下缘装饰联珠纹,联珠纹排列整齐;以束腰为界,上下装饰仰俯莲瓣,莲瓣上下对称,肥厚宽大,层次清晰;瓣尖勾翘,立体感极强;莲座背后有大量刻文,惜未能译,历史研究意义重大。底部带原装全包式封底,接缝处处理干净利落,十分讲究;封板包浆熟旧自然,封板中心錾刻十字金刚杵纹,以象征佛法可摧灭一切外道邪论;十字金刚杵纹錾刻犀利,线条流畅一气呵成。此尊金刚总持集至尊题材、高大体量、厚重鎏金与华丽镶嵌于一身,把宗教与艺术达到完美的融合,既有宗教的神圣又带给我们艺术的美感,殊为难得。 金刚总持,也称金刚持,是印度梵语的意译,音译“伐折罗陀罗”,其中“伐折罗”意为“金刚杵”,“陀罗”是执持义,合译就是“持金刚”或“金刚持”;藏语称“多杰羌”。依藏语“多杰”即金刚,“金刚”喻意为坚不可摧,“羌”字意为永恒持有,意为总持统摄一切金刚,被视作是金刚乘中的本初佛,金刚乘教徒将其视为佛法传承的源头,因此也成为了藏传佛教中噶举派、格鲁派与萨迦派等传承的本源。 金刚总持并非历史人物,而是释迦牟尼宣讲密法的化身,是证悟者自身的化现,超越形式与限制,传达诸佛的精要,故又有“秘密王”之称。关于其身份和地位有多种不同的说法:一种认为他是本初佛,即最原始的佛陀;一种认为他是报身佛;一种认为他是法、报、化三身的总集;一种认为他总摄了五方佛的智慧与功德,称他为「第六金刚持」或「金刚总持」。但不管怎样他是藏传佛教崇奉的最高尊神。他是法身佛亦称之为本初佛,既为湛然不动、离言绝思之寂静本体,又有无所不能的智慧和功德,为一切众生本来具足。 目前能查阅到的馆藏资料中,唯见在美国鲁宾艺术博物馆珍藏一尊铜鎏金金刚总持,与本场这尊相对比,无论是身姿还是局部的冠饰与配饰都有很多相近之处;周身华丽的材料镶嵌也是尼藏地区在重要造像上的经典装饰。所以本场这尊金刚总持应是清中期尼藏地区的慕古之作,而尼藏风格造像就是常说的喜马拉雅造像艺术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喜马拉雅造像艺术历史悠久,自公元1世纪至今,一直绵延不断,涵盖了佛像艺术发展的全部历史,呈现了佛像艺术发展的完整面貌,在世界佛像艺术史上堪称独一无二。这一地区的造像艺术产生于特定的地区和独特的政治、经济、文化背景之下,它在吸收古代印度造像艺术手法和风格的基础上,不断融入此地不同时代人们的审美观念和雕刻技艺,形成了具有鲜明地区和民族特色的造像艺术风格,堪称南亚次大陆佛像艺术中一枝耀眼的奇葩。它对西藏地区、乃至后来明清宫廷的佛教造像产生了重要和深远的影响。从公元7世纪开始影响西藏地区,12世纪后随着东印度帕拉王朝灭亡,此类风格更成为影响我国西藏佛像艺术的主流风格。历史上这一地区的造像不断通过青藏高原,大量地输入到内地,同时不少尼泊尔艺术大师翻山越岭入藏帮助制作造像,元朝时入仕我国的尼泊尔艺术大师阿尼哥便是其中杰出的一位。尼泊尔造像艺术对我国西藏佛教艺术影响的时间之长,程度之深,地域之宽,是印巴次大陆其他艺术流派无法比拟的。 而本尊造像就是融合尼泊尔和西藏风格制作而成。2018年北京保利呈现了一尊同样来自尼泊尔的金刚总持,最终成交价高达近4500万元,这就是尼藏造像艺术的强大市场魅力。纵观近几十年来的国内外金铜造像市场,尼藏风格造像占据喜马拉雅艺术中的重要地位,出现很多以高价甚至以创纪录的天价释出之精品,展现尼藏地区非凡的造像艺术成就。本尊金刚总持体态优美,周身材料镶嵌奢华夺目,无论在尺寸、工艺以及保存状态上都属上乘。实属不可错过之造像重器,殊宜宝之!

年代:

清 - 中期

类型:

造像

标签:

铜鎏金 

F D X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