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中期 铜鎏金莲花生大师坐像(带刻文) 

<< 道光 五彩龙凤纹碗(官窑,《大清道光年制》款)

浏览数: 69

明中期 铜胎掐丝珐琅狮子滚绣球龙凤纹靶碗(官造) >>

简介:  

本场呈现的是一尊宁玛派的创始人莲花生大师坐像,他是佛教史上最具有神奇色彩的一位,是建立藏传佛教前弘期传承的重要大师,被藏族人民称为“释迦牟尼第二”,可见其影响之大、地位之高。时至今日无论是自己供奉还是在拍卖市场都极具欢迎度。此尊莲花手大师尺寸硕大,后有背光,气势无比恢弘,存世极为罕见。根据其造像本身与装饰等分析当出自清中期蒙古地区,为我们呈现蒙古地区鲜明的艺术特色,同时也反映出清代蒙古地区崇拜莲花生大师与宁玛派的重要历史事实。近些年的拍卖市场上,蒙古造像以其精美的制作水平和艺术水准成为世界金铜造像中的黑马,收藏价值巨大。 此尊莲花生大师坐像造型比例适中,铸造精湛,雍容华贵。莲花生大师通体鎏金,面颈部泥金彩绘,以不同的施金工艺来体现衣服与肌肤的不同质感;鎏金的光灿突显衣服的鲜亮,泥金的雅素表现肌肤的细腻。莲花生大师绀青披发,发丝清晰可见,这在蒙古造像所常见;宽额丰颐,面相圆润,双眉细长弯曲,眉头微蹙呈微忿相;双眉炯炯有神;双耳戴圆形耳珰;颈部蚕节纹明显。莲花生大师上身着交领福田袈裟,衣褶刻画婉转曲折,流畅飘逸,如同丝绸般柔软顺滑,自然流畅铺于座面上,具有一种化铜为衣的表现力!衣缘处錾刻联珠纹卷草纹;领口处为三角形纹,纹饰錾刻精细;大师左手于胸前平托嘎巴拉碗,内盛智慧甘露,代表着智慧之本;左侧怀中夹持一根骷髅杖,骷髅杖顶端有三个人头,一为新斩断的头,一为已干缩的头,一为剩下的颅骨,以头的三个不同衰变,分别象征对贪、嗔、痴三毒的征服。右手当胸前以期克印持金刚杵,代表皈依金刚乘。手脚的刻画非常细腻写实,特别是手指细节处理一丝不苟,柔软而富有弹性,充满了灵动的生命力!莲花生大师右腿内盘,左腿伸出搭于莲台,呈舒坐姿坐于仰莲宝座之上;莲瓣呈三角形,层次丰富,立体感强。下承金刚座,背后以活插安装有背光,背光雕铸精湛,卷草纹翻卷自然;顶端中央饰有法轮。金刚座背面有刻文,惜未能译。此尊莲花手大师铸造精美异常,仪轨严谨,甚是罕见。 莲花生是佛教史上最伟大的大成就者之一,被西藏奉为“西藏最具神通力与加持力的上师”,是藏传佛教的主要奠基人,为宁玛派所信奉,被称为第二佛陀。他是8世纪时印度(乌仗那,今克什米尔一带)僧人,梵文名“帕达玛萨瓦拉”,也称为乌金大师,西藏文献称他“乌坚仁波切”。 其父是乌坚国国王因陀罗菩提,也是一位著名的金刚乘上师,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之一,一些密教典籍还称他是印度金刚乘的创始人。可见,莲花生后来成为一代著名的密教上师与因陀罗菩提的影响不无关系。莲花生自幼广学语言、逻辑、数学和各种才艺,并接受密法灌顶,学习下三部瑜伽密法。成年后,曾一度继承父亲传给的王位。后放弃王位,四处求法或隐修。其足迹遍布西印、中印和南印多地,一方面向各地大成就者学习密法,一方面和外道辩论,并降伏了许多外道邪魔。他在印度的经历,《莲花生大士传》中有非常详尽的记载。 公元八世纪时,他应吐蕃赞普犀松德赞(755-797在位)之邀进藏。据记载,莲花生入藏时,一路降妖伏魔,所经之地的山神、水神皆被他降伏,并把他们收服为佛教的护法神,如藏传佛教中常见的护法长寿五仙女、十二丹玛女神等就是莲花生当时收服的西藏地方神祇。莲花生来到西藏后,积极协助犀松德赞重树佛教法幢,他与寂护精诚合作,为西藏建立了第一座寺庙桑耶寺,剃度七位藏族贵族子弟出家,又从印度邀请无垢友等大德入藏翻译显密经论,他还亲自为犀松德赞及王妃益西措杰等有缘者传授无上密乘八法等教法,创建显密经院及密宗道场。通过这些举措,当时西藏地区开始具备了佛、法、僧三宝,为西藏旧派密宗奠定了重要基础。他又用法术战胜苯教,宣称苯教的神怪皈依了佛教,帮助西藏正式建立了佛教传播与发展的基础,可谓功德无量,藏族人民因此尊他为释迦牟尼佛第二、藏传佛教宁玛派鼻祖。在藏传佛教流行的地方影响深远,他受到各个教派的共同崇拜,凡是有藏传佛教流行的地方,皆有莲花生大士的信仰,亦皆有莲花生大士的塑像供奉,成为家喻户晓的伟大人物。 蒙古崇佛最早可以追溯到13世纪的蒙元时期。蒙古族原信萨满教,1206年“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国后,认识到宗教对于国家和民族统一的重要性,就晓喻其子孙要对各种宗教平等对待。忽必烈建立大元帝国后,谨遵祖先遗训,积极推行“因其俗而柔其人”的宗教笼络政策。由此因缘,各种宗教,尤其是发源于雪域高原的藏传佛教在大漠南北广泛传播开来。然而,随着蒙古退出中原政治舞台,大漠与中原、西藏的佛教往来就此中断,蒙古佛教的发展历史亦似乎就此断绝。直到二百余年后的明朝末期,佛教开始重新传入蒙古地区,而重开端绪的是漠南蒙古,继而是漠北蒙古。公元十六世纪时,漠南蒙古土默特部俺答汗迎请西藏高僧传法的举动在当时蒙古各部引起轰动,出于政治上的需要,其他部落就纷纷仿效,藏传佛教在蒙古发展起来。 检阅公私收藏中,如此件莲花生大师像者存世稀少,可以参考中国国家博物馆的一件18世纪莲花生坐像,从莲瓣、工艺及细节可知两者应该都出自蒙古地区。但本场这件的金刚座又带有汉地宫廷风格。所以推测可能是蒙古地区制作但受到了清中期汉地宫廷造像的影响而成就的这件稀世作品。 蒙古造像近些年在收藏界逆袭而上,它借鉴西藏和汉地风格,又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视角,成就蒙古辉煌灿烂的金铜造像之美,艺术水准之高为藏家所共识。我们以2016年北京保利拍卖的一尊17至18世纪的莲花手大士为例,其尺寸虽仅20余公分,成交价已高达1150万元。本场这尊莲花生造像尺寸更高,制作工艺更为精湛,外部鎏金斑斓,造像更显富丽堂皇,端庄大方,是体现清中期蒙古金铜造像发达精湛制作水准的绝妙佳品!

年代:

清 - 中期

类型:

造像

标签:

铜鎏金 

F D X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