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晚期 玉卧牛摆件 

<< 清 铜上师坐像(带刻文)

浏览数: 193

明 铜胎掐丝珐琅八狮纹三环尊(官造) >>

简介:  

本场这件明晚期玉牛体量硕大,极为震撼。在古代全靠人工采玉,且受季节限制的时期,玉料的获得难如登天,所以大件玉料愈显稀有珍贵。此件玉牛身上带有大片褐色沁斑,色彩斑驳、古趣盎然,极为精彩。2011年北京保利拍卖了一件与此相似的玉卧牛,最终以700余万元成交。这么大体量的玉件,无论何时都是十分重要的器物;并且此件玉牛为加拿大著名拍卖行KINGBO AUCTION释出之物,下带原签,可谓流传有序,珍贵非凡。 此牛以整块大玉料雕刻而成,用料大气奢侈,包浆醇厚,甚为珍贵难得;牛身的沁斑分布自然,色彩斑驳、古意盎然。牛呈卧姿休息状,四肢伏地,尾巴收于身体一侧,头冲右前方,从首至尾大概呈“C”形姿势,弧度柔美优雅,给人以安静舒闲之态;在雕刻时工匠繁简得当,牛尾以细密的阴刻线表现,牛身则不饰雕工,肌肉丰满,粗壮有力,造型给人一种圆润厚重,沉稳大方之感。此件卧牛通体打磨光滑,集圆雕、镂雕、透雕等多种手法于一身,工艺精湛,造型栩栩如生。在乾隆二十五年打通玉路之前,能获取如此硕大玉料极为极为不易,故其所有者必定不是普通人。 由于我们属于农耕民族,而牛在农耕中扮演着最为主要的角色,因此古人对于牛有着特殊的感情。而牛温顺、勤劳的品性,也一直被古人加以褒扬。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多数王朝都是禁止宰杀健康的耕牛。北宋《宋刑统》记载:“诸故杀官私牛者,徒一年半。主自杀牛马者徒一年。”而到了南宋刑罚更重:“诸故杀官私马牛徒三年。”因此牛除犁地外,更多的是作为“太牢”成为进献给神明,祈求丰收的祭品。而在明清两朝的宫廷记载中, 不乏牛类牲畜出现于祭典活动。如农历三月在北京先农坛所举行的『一亩三分地』皇帝亲耕礼。祭祀先农耕犁仪式,这项仪式始于十五世纪明朝,是一项极其隆重的活动,以此劝民重农务农并求丰年。 牛也是十二生肖其中之一,在十二生肖中是对应十二地支的「丑」。中国人对牛的认知一向是尽忠职守,勤奋努力,坚毅而不屈, 有力但祥和温顺,其中多少与其助耕生产农作物的角色有关系。牛之为兽,自古以来即与先民的经济生产活动密不可分。然而,牛能入水,且鸣声如雷,因而在古人「打雷就是下雨前兆」的观念里,水牛的鸣吼有如具有呼风唤雨般的超异能力,久而久之,神牛出现必有大风大雨的神话崇拜遂也慢慢深植人心了。晋代张华《博物志·神异》即载:「九真有神牛,乃生溪上,黑出时共斗,即海沸;或黄出斗岸上,家牛皆怖。人或遮,则霹雳,号曰神牛」或可说明古人视牛为水神的最佳批注。故而历朝历代均可见到牛的器物,这些器物或实用或单纯就是陈设。 而如此大体量的玉牛则甚是少见难得。品质优良的和田玉材自古上至帝王、下至文人雅士视若珍宝。新疆严苛的自然环境和遥远的路程,都给采玉、运玉带来了天然的阻碍。尽管如此,这也没有影响中原地区统治者对和田玉的渴望。历史文献记载和出土文物证明,至少在3000年前,和田玉就被人类加工使用,并输入中原地区。《史记·大宛列传》中载有汉朝使节张骞的副使曾到和田,"究河源,河源出于阗,其山多玉石,采来,……”这是正史中对采玉活动最早的记载,但对那时的采玉方式及其制度,并无详述。至五代时期,高居诲在《行程记》中记述说:"每岁五六月,大水暴涨,则玉随流而下。玉之多寡由水之大小。七八月水退,乃可取。彼人谓之捞玉。”《新五代史·四夷附录》同样也有记载:“(于阗)东日白玉河,西日绿玉河,又西日乌玉河,三河皆有玉而色异。每岁秋水涸,国王捞玉于河,然后国人得捞玉。”说明这时的采玉活动多集中于河中采捞,农历八月以后,此时以至中秋,河水冰冷刺骨,可想其辛苦。据《太平御览》记载:“取玉最难,越三江五湖至昆仑之山,千人往百人返。”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因为那时路途极为艰险,可以说玉石是用生命换来的。 明代在和田的西邻叶尔羌(今莎车)出现了进山开采玉矿的生产活动。明万历三十—年(1603年)十—月,耶稣会传教士鄂本笃到达叶尔羌,耳闻目賭了叶尔羌、和田两地的采玉生产,留下了详细而可靠的记载。他说:“玉有两种,第一种最良,产和阗河中,距国都不远,泅水者入河捞之,与捞珠相同。……第二种品质不佳,自山中开出,大块则劈成片。宽约二爱耳(ells)。以后再磨小,俾易车载。……石山远距城市,地处僻乡,石璞坚硬,故采玉事业,不易为也。土人云,纵火烧,则石可疏松。采玉之权,国王亦售诸商人,售价甚高。租期之间,无商人允许,他人不得往采。工人往工作者,皆结队前往,携一年糇粮。盖于短期时间,不能来至都市也。”由此可见到了明代晚期,已经有大规模开采山料的活动,但所获得的山料品质不及籽料来得质佳。 如此大的玉牛甚为罕见,在拍卖市场上也是非常受藏家喜欢。2010年香港苏富比拍出一件清初的玉卧牛,最终以782万港币成交;2011年北京保利拍卖了一件与本场的这件更为接近的明末清初的玉牛,最终以713万元的价格成交。两者相比,玉牛的造型颇为相似,且玉上的褐色斑块也增彩不少。这个价格充分体现这类大体量玉牛在中国古代玉器中的重要位置,其价值不同凡响。本场这件玉牛肌肉饱满、身体壮硕,造型写实生动,无疑是一件珍贵的玉牛艺术品,为明代玉器之重器,非常值得收藏。

年代:

明 - 晚期

类型:

玉器 - 摆件

标签:

F D X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