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早期 黄花梨百宝嵌花鸟纹带屉长方盒 

<< 清 铜鎏金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立像

浏览数: 116

乾隆 御制铜鎏金交龙钮云龙赶珠纹编钟(《倍南吕》《乾隆八年制》款) >>

简介:  

此件长方盒和我们常见的不同,盒体正面设置了三个抽屉,设计新颖,可能是当时的达官显贵订做之物。长方盒选材也甚为考究,使用精良的黄花梨,纹理格外华美,无论盒盖还是盒体,纹理自然流畅如行云流水般,气象万千。仅用铁力木作为衬板俗称“铁力底”。盒体长方形铜面叶、锁牌、方形合页以及四周的铜包角,都非常厚实,既能有效地保护盒体,又给人稳重、坚固的感觉。侧面设新月形提环,提环下方锲入菱形铜钉,提手垂落处贴圆形垫片,以隔撞击,考虑周到,制作精巧,堪称明式家具典范。 盒盖顶面以百宝嵌装饰有花鸟纹,这幅纹饰尤为精彩。其构图以及鸟的姿态当是汲取宋画之风而成。画面构图疏密得当,花枝自左下角山石之中长出,叶繁花盛,象征着一片欣欣向荣勃勃生机。树上的叶片也依据阴阳向背以及老嫩程度的不同,制作成深浅、浓淡等不同色泽。树枝上站立两只鸟,它们在全神贯注盯着远处的蜜蜂,让整个画面瞬间灵动起来,可谓动中有静,静中有动。 此画面与现藏辽宁省博物馆的一件国宝刺绣——宋代刺绣梅竹鹦鹉图页,有异曲同工之妙。尤其构图和末端树枝的生长方向几乎一致,必是取法宋画,所以制作者并非一般熟手,必定有深厚的文化底蕴的工匠方成就此作。 百宝嵌工艺,自明代晚期就已经出现,一直用各种珍贵材料如翡翠、玛瑙、珊瑚、青金、松石等制成各种浮雕形象,镶嵌于木或漆器之上。其作大如屏风、书柜,小如笔筒、砚盒,色彩艳丽,构图精美。而与一般工艺美术不同,其制作皆是在器物上开槽、雕造,之后再嵌入槽中,只有观赏价值,无实用价值,所以即使在相对富裕的晚明时期,百宝嵌的制作也不常见。而这种工艺除了需要大量珍贵材料外,在制作时,也同样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因此,留存下来的作品就更不常见了。清代钱泳在《履园丛话》中介绍了这—工艺:"其法以金、银、宝石……象牙、蜜蜡、沉香为之,雕成山水、人物、树木、楼台、花卉、翎毛,嵌于檀木、黄花梨等木器及漆器之上。大而屏风、桌、椅、窗橱、书架,小则笔床、茶具、砚匣、书箱,五色陆离,难以形容,真古来未有之奇玩也。" 在原本就为数不多的藏品中,所嵌纹饰的配色又能达到协调统一,需要极高的审美,而在大约嘉靖时期,出现了一位名叫周翥的工匠,将百宝嵌工艺推向了巅峰,后世也称“百宝嵌”为“周嵌”。 关于周翥其人,从现有资料上看,是吴县(今苏州)人,活跃于明代嘉靖中期,然其确切生平不详。其人其艺在明、清士大夫的笔记中常见记载,有说周姓工匠名翥,又说名“治”“柱”或“之”等。天一阁藏刊印于崇祯年间的《崇祯吴县志》卷五十三〈人物·工技〉“周治”载:周治,嘉靖中人。工为诗歌,精于雕镂嵌空,以金玉珠母石青绿,嵌作人物、花鸟,老梅古干,玲珑奇巧,宛如图画。其中记载周翥“工为诗歌”,可见周翥并非一般普通工匠,称他精于“雕镂嵌空”,作品“宛如图画”,可见周翥除具有深厚的雕刻功力,复有丹青之长,有多方面的艺术造诣。明代晚期高濂所著《遵生八笺》中记载:“如雕百宝嵌紫檀等器,其费心思工本,为一代之绝。”但与陆子冈的治玉,江千里的螺钿相比,其传世品数量少之又少。官方资料中,仅见台北故宫藏有一件底部以银丝镶嵌“吴门周柱”四字的圆盒。 也正是由于百宝嵌工艺的复杂与奢华,造成了它的稀少。在流通市场上,此类百宝嵌箱匣一直为藏家们所珍爱,价格也在逐步稳健上升。2014年中国嘉德一件清早期 黄花梨百宝嵌花鸟图文具盒以34.5万成交,而这还是近10年前的价格。 2021年中贸圣佳一件明晚期的黄花梨百宝嵌山茶梅雀图长方盒拍出82.8万元。可以看出这类明末清初的黄花梨百宝嵌的家具价格上涨空间很大,历来被藏家奉为经典之作,一直是收藏的热点。本场的这件清早期黄花梨百宝嵌花鸟纹长方盒,更有罕见设计的抽屉,诸位买家不要错过。

年代:

清 - 早期

类型:

木器 - 木盒

标签:

黄花梨 花鸟纹 百宝嵌 

F D X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