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 龙钮玉印(《阳平治都功印》) 

<< 乾隆 仿官釉花口尊(带旧箱, 官窑, 《大清乾隆年制》款)

浏览数: 334

乾隆 青花洞竹花篮纹盘 >>

简介:  

今天为大家呈现的是一件极为尊贵且罕见的道教正一派之宝——“阳平治都功印”龙钮玉印。“阳平治都功印”为龙虎山道教最重要的印章,目前所见有玉、银等材质,为历代皇帝赏赐世代张天师的法印,但存世量均极为罕见,其中又以玉质者最少,最为尊贵。 此印以整块上等玉料雕琢而成,用料之大莫说在元朝,就是在中国整个封建王朝中尚属少见。玉印造型庄重古朴,分印体与印钮两部分,印体方正扁平,为元朝印章标准形制;周边起线爽利,打磨光滑,足见古人对此印的重视程度;印体正面起窄边框,内部减地阳文“阳平治都功印”六字,印文为宋代开始官方流行的九叠篆体,文字结构严谨、布局疏密得当,气质非凡;背面顶部为龙钮,龙身镂雕而成,呈蹲踞状,宽吻露齿,鬃毛上扬,威风凛凛;龙尾以细密阴刻线体现,琢磨精细;苍龙四肢伏地,弓身曲姿,工匠对龙身刻画张力十足,生动传神。 本件拍品与现藏于江西省博物馆的一件元代“阳平治都功印”可做比较。江西省博物馆所藏的那件为1926年在张天师宫观发现,1952年由江西贵溪县人民政府移交给江西省博物馆。经文物界考证为元朝皇帝赏赐龙虎山天师之物。和本件拍品相比,两者无论材质还是造型和文字均一致,可知为同一时期之物。 此件玉印来头非小。据唐代《道教灵验记》记载“道陵升天之日,留剑及都功印于子孙”。 张道陵为道教正一派创始人,后人奉他为祖天师。相传在张道陵升天之时,为后世留下了法剑、经箓和阳平治都功印,尤其“阳平治都功印”被后世正一派奉为镇坛之宝。这在正一派第六十一代天师张仁昰编订的《重修留侯天师世家张氏宗谱》也有记载“祖遗玉刻阳平治都功印一颗,厚七分,白如冰雪,真人世稀宝也。”两者相互印证,可知此印为历代天师的法印。 印文“阳平治都功印”,可分解为“阳平治”、“都功”、“印”三部分。 所谓“阳平治”为张道陵所设二十四治之一。据《云笈七签》记载,正一派祖天师张道陵为传道,以“治”为教区,主要设立了二十四治,分为上八治、中八治、下八治。 上八治:第一阳平治、第二鹿堂山治、第三鹤鸣神山上治、第四漓沅山治、第五葛璝山治、第六庚除治、第七秦中治、第八真多治; 中八治:第一昌利治、第二隶上治、第三涌泉山神治、第四稠粳治、第五北平治、第六本竹治、第七蒙秦治、第八平盖治; 下八治:第一云台山治、第二浕口治、第三后城山治、第四公慕治、第五平冈治、第六主簿山治、第七玉局治、第八北邙山治; 其中“阳平治”在四川省青林县阳平山,位列二十四治之首。 “都功”为“治”中职事,也就是一方道教区域中的首领。张天师居“阳平治”,那“都功”也就是张天师本人所领。西晋永嘉年间,第四代天师张盛把正一派的大本营从之前的四川阳平山迁到江西省贵溪的龙虎山,但“阳平治都功印”印文仍不变。 中国很早就有印章制度,现在根据考古发现研究认为,我国在春秋时期就已经出现印章,到了战国时期已非常流行,所以我们至今能看到战国印章留存。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统一规定,天子所用为玺,而官吏与民所用者称印。其中又明确规定,天子所用玺以玉制成。西汉司马迁所著《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中也有明确记载:“秦以前,民皆以金玉为印,龙虎钮,唯其所好。秦以来,天子独以印称玺,又独以玉,群臣莫敢用。”可见从秦朝开始皇帝对玉印控制极其严格,非天子而不可用,秦朝成为中国印章制度化的分水岭。自此,印材形成严格的等级次序:玉为第一、金次之、银第三、铜第四。到了元朝依然延续此种规定,《元典章》记载皇帝与诸王用玉印和金印,正一品至正三品官员或衙门用银印,从三品以下官员及衙门均用铜印。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古代玉印,尤其秦朝至明朝,无论传世还是考古,玉印发现数量都最为罕见的重要原因。 除了印材以示等级之外,印钮也大有深意。其实印钮的出现本身为抓取和携带方便而设计。在此基础之上,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根据汉代卫宏所撰《汉官旧仪》记载:“皇帝六玺,皆白玉螭虎钮”、“皇后玉玺,文与帝同。皇后之玺,金螭虎钮”、“丞相、列侯、将军金印紫躺绶,……皆龟钮”。可见印钮也成了区别等级的重要标识。 龙钮的出现,现在可以见到西汉南越王墓出土的“文帝行玺”,上方一条金龙盘绕,这应该是目前发现最早的龙钮帝玺。从宋代开始,龙钮已为皇帝所独享,这在《宋史舆服》里面有清晰记载:“宋制,天子之宝皆用玉,篆文……盘龙钮”。自此以后皇帝玺用龙钮已经形成定制,这在明清帝玺实物上可以得到大量印证。所以此件玉印能用龙钮,肯定是经过皇帝同意的,能与皇帝用一样的印钮,足见等级尊贵非凡。 本次所拍的玉印可与西藏文化博物馆的“统领释教大元国师之印”做比较,两者皆为玉印,且为龙钮,龙身皆为蹲踞状,造型与工艺极为相似。“统领释教大元国师之印”为西藏正式纳入中国行政版图后,元朝皇帝赏赐给西藏萨迦派国师的玉印。通过对比我们可以对本件拍品的品级会有更直观的了解。 宋元时期皇帝推崇道教,龙虎山天师及道士也屡受优待赏赐。据记载宋徽宗就曾举行大典,把“阳平治都功印”赏赐给第三十八代天师张继先。宋元明历代帝王把收缴赏赐张天师基本成为定式来缓和皇权与宗教的关系,从而达到维护自己统治的目的。只不过历代帝王并非只是用一颗印世代流传,有些帝王重新设计制造,比如明代嘉靖五年,就曾赏赐龙虎山张天师银质“阳平治都功印”一方。 作为影响范围广大的正一派法印,“阳平治都功印”虽然目前发现数颗,但目前实物年代最早者只能追溯到元代,其存世量极为珍罕。这种级别的道教法印,遍查世界拍卖市场,数十年来都难得一见。 2017年香港苏富比一件同样是元代的玉雕卧龙钮“弘阐佛宗”方玺,尺寸虽然仅6cm,最终以706万港币的价格成交。宗教题材的器物一直以来都是拍卖场上的焦点,更何况又有皇家赏赐的加持。恰如本场的这件如此珍罕殊胜的“阳平治都功印”玉印,望各位买家识之!

年代:

类型:

玉器

标签:

F D X
Test!!